首页 > 热点 > 留学生 > 正文
留学生绑架案3主犯被判刑 分别被判13、6、10年(4)
时间:2016-01-07 11:20      侨报网     高睿

核心提示: 留学生酷刑绑架案3名主犯翟芸瑶、章鑫磊和杨玉菡的律师5日和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根据这份协议,翟、张、杨将分别被判刑13年、6年和10年。

态度:

主犯翟芸瑶在去年4月出庭的时候还没弄清自己所犯罪行的严重性。在她看来这不过是在中国校园司空见惯的学生恶作剧或打群架之类的小事,充其量被校长发现后训斥一顿,顶多是记过,连开除学籍都轮不到,更谈不上被警方逮捕,还要坐牢,甚至是“终身监禁”。

主犯章鑫磊的辩护律师当初也曾表示,章鑫磊在这起案件中只是拿了一把剪子,并没有参与打人,所以他的官司顶多也就是一年的轻罪。

章鑫磊的父亲接受媒体的采访,说儿子的官司已经让他倾家荡产,为了把儿子从狱中早日捞出来,老两口已经卖掉了中国的房产,来支付20万美元的律师费。章父表示,他们没钱长期在美国住旅馆应付旷日持久的官司,所以每次庭审结束,夫妻俩就得赶紧回中国继续上班,下次开庭再赶回美国,这样做一是为了省钱,二是为了保住工作,以便凑出更多的钱为儿子打官司。他问过别的大律师,10万5万都有,不知为什么我的律师要收20万。没办法,来美国人生地不熟,求人的事,人家要多少你都得给,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挺着。

1452122451601

章鑫磊父母走出波莫纳法院大楼。(侨报记者高睿摄)

而关于一被告学生家长因涉嫌贿赂证人被抓,曾有知情人士在去年6月透露,涉嫌向证人行贿的留学生家长可能是帮手“萱萱”的父亲。但直到10月28日开庭,主犯杨玉菡的家人依然没有露面,不禁让外界再度重新猜测。

观点:

辩护律师希望给犯错的孩子重新做人的机会

辩护律师的代表曾表示,毕竟这些犯错的学生还很年轻,还有大半个人生等待他们度过。从人性的角度讲,应当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不应一棍子把人打死,毕竟两名受害者并没有受到造成残废的、饮食起居不能自理的肢体伤害,仅仅是烟头的烫伤就让几名被告用一生的代价去偿还,不免有些太重。

在中国的校园,学生打架每天都会发生,老师、校长乃至学生本人都不会对此大惊小怪。很多挨打的学生甚至回家都不向父母汇报,怕家长找到学校告状,惹怒了打他/她的学生帮派,等待他/她的将是更加凶残的报复。这就是为什么绑架案两名受害者都有报警、逃跑、呼救的机会而没有那么做的原因。

在这群中国法治下长大的孩子们看来,打两个耳光,跪下求饶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老师、校长知道了顶多批评一顿,既不会开除学籍,更不会抓去坐牢;而告状、报警的结果只能换来更加残暴的殴打和凌虐,为什么要自找苦吃呢?不是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但让刘怡然和麦嘉怡两名受害者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次的“教训”没有打耳光和下跪那么简单,她们的软弱和对美国法律的无知换来的是泼冷水、扒衣服、烫乳头、吃沙子、剃头吃发、100多个耳光,外加7小时的拳打脚踢。她们的脸被打肿了一圈,不得不用口罩遮起来,因为她们害怕被监护人发现报警,而报警的结果是“帮女郎”更加疯狂的报复,甚至会要了她们的命,因为之前“帮女郎”就曾恐吓她们,如果报警,就杀死她们全家!

中国可以“用钱摆平”,美国说No!

花钱消灾,这在很多中国人的心中是普遍认可的观念,也是时下中国非常流行的一种做法,如今这笔钱两次花到了美国,但留学生的“灾”不但没有“消”,花钱的家长们却一个接着一个地因为“行贿罪”被戴上手铐。

留学生绑架案“帮女郎”翟芸瑶和杨玉菡都曾口吐狂言:“报警也不怕,俺局子里有人。”这些“牛掰嗑”连她们自己都不相信,但他们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除了是对美国法律的无知外,让她们心里最有底气的就是“我的爸爸是李刚”。

事实不止一次地证明,他们的老子在关键时候还真的是挺身而出,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先是爱荷华州中国留学生唐鹏强奸女房东案,他的父母一同来美行贿受害者;后来就是本案一名“帮女郎”的父亲来美,也要行贿受害人刘怡然,结果这些家长们都因行贿罪而锒铛入狱。

这就是帮女郎敢吐狂言的底气所在,因为她们的老子在中国真的“用钱摆平”过很多事,孩子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这次到了美国,她们“底气”踢到了美国法律的铁板上。

(编辑:小雪)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